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??
?

您所在的位置: 中国端午文化网?>?端午漫笔 > 正文
端午的一缕感伤
中国端午文化网?????2014年07月21日 09:21:15

幼时看小人书《白蛇传》,修炼千年的蛇精白素贞,爱上人间的许仙,和尚法海一心要收妖,最终白素贞被压于雷峰塔下。至今仍记得法海是如何收白素贞的:老和尚扬起金钵,口中念念有词,钵内一道金光,白娘子痛苦难当,现出原形,被吸进金钵,永镇塔下。

《白蛇传》神话故事早在南宋时就有,后冯梦龙编有《警世通言·白娘子永镇雷峰塔》,大概情节如下:

南宋绍兴年间,杭州有李将仕生药店主管许宣者,于西湖遇美妇白娘子及使女青青,同舟避雨。后因索还借伞至白家,白方寡居,自媒于许。婚后,白屡现怪异,许不能堪。遇镇江金山寺寺僧法海,予一钵盂,令持归罩其妻,白、青悉被罩钵中,乃千年成道白蛇,青鱼也。法海遂携钵盂,至雷峰寺前,令人搬砖运石,砌成十七级宝塔,名雷峰塔,留偈云:西湖水干,江湖不起;雷峰塔倒,白蛇出世。

这样想来,《白蛇传》的最初形式,是妖精害人,而害人的妖精自然是要受到镇压的。然而慢慢地,人们对白娘子寄予了同情,在口传笔写中,助她除去身上的妖气,赋予她神通与法力,让她有了神性和更多的人性,情感上也倾向于同情支持白、许之间富于浪漫色彩的爱情,憎恨破坏这种爱情的封建势力代表者的法海。

当青、白二蛇,化作美貌女子,立于断桥之上,便铺成一道千年的风景;当书生走过,雨落了,伞开了,动人的故事也开始了。那白蛇原想成仙,却不慎落入凡间,又偏生落在多情的杭州,落入一个缠解不开的“情”字,便连仙也不想做了。凡间的快乐,美满的爱情,千年等一回的幸福,远胜当初湖底修炼多少的孤单寂寞。

只羡鸳鸯不羡仙。落入凡间的还有七仙女奔董永,织女会牛郎,但她二人终究敌不过天规,重返天庭。身为妖的白素贞更无法逃过此劫,仙女思凡是不遵守天条,妖与人结亲则是危害人间。对妖的惩罚则更严重,然而纵然是妖又如何,看得过的一笑而过,看不过的自然要多管闲事,法海便是一个,已遭了千年的骂名。白素贞虽为异类,对爱情亦如凡间女子一般坚贞不二,她与法海一次次抗争,在端午喝下不该喝的酒,身怀六甲,为救夫命去盗仙草,掀起滔滔洪水漫向金山寺,只为将丈夫带回家。此时的白素贞,所有的法力全部用来保卫爱情,悲情一幕天地为之撼动。当日,那法海举起金钵之时,只想到蛇是妖,欲除之而后快,以为是功德一件,却不曾想到,人妖之间,一念之差矣。白蛇不是人,比人善良;法海不是妖,却恶于妖。传说小青后来潜心苦练,追杀法海,为白娘子报仇,法海无处可逃,竟躲进螃蟹腹里避难。

后来的《白蛇传》将白蛇的爱情写到极致,她爱许仙,只想做她相公的娘子,如此低到尘埃的企求,换来举步维艰的爱情,走不过去时,白素贞便不顾性命,自愿走进雷峰塔,许仙也变得勇敢而专情,一生为雷峰塔扫塔,这一份痴心让法海无力承受,瞬间老去。在与白蛇的斗争中,法海终究是输了,输在了“情”字上。

许仙,白蛇,一为人,一为妖,因一个“情”字相互缠绕,便人间地下生死不渝,让西湖、湖上的画船、断桥、桥上的纸伞也成为爱情的印记,风情窈窕地走了千年,让每年的端午有了感伤的意味,白蛇被收服的那一刻,更成全了镇压她的雷峰塔,成为西湖一景。千年的修行,换来塔下永久的黑暗,黑暗中支撑着她的那些微亮光,是凡间短暂的爱。无论那雷峰塔倒与不倒,西湖水干或不干,白素贞和她的爱情,为端午披上一领多情柔曼的青纱,飘飘的行在漫长的岁月里,鲜亮生动。


来源:美术报 2014年5月31日 00025版:副刊????作者:翁秀美(广东 深圳)????编辑:黄小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