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??

您所在的位置: 中国端午文化网?>?端午漫笔 > 正文
胥山晴空
中国端午文化网?????2013年06月06日 17:35:29

临近端午,走进月河街。呼吸着飘浮粽香的空气,坐在古运河边小猪廊下,品香茗,话家常,七嘴八舌,热聊端午的起源和传说,还有伍子胥的传奇,自然胥山要不要重建成了话题的焦点。

胥山位于浙江嘉兴南湖区和嘉善县交界处,1968年深秋,我到步云看望治疗吸血虫病的同学回来,搭乘挂浆机船,转大桥到东栅,从船上仰望过胥山。那天阳光暖暖,缓缓移动的两岸秋景,静静漂浮的几朵白云,欲睡的眼波中,惊喜地发现蓝天下有一小山丘,随船变幻着青翠的倩影。忙问船老大,说是胥山,山上本来有伍子胥的庙,有墓,破“四旧”砸了,随后无语。晴空下,无际的金色稻田里,移动的一抹眉山,这一望,胥山的容颜就难以忘记,因为这是故乡唯一的石头山。

1969年11月13日一声炮响,可怜千年胥山,就因为石头的坚硬,开山取石,不到十年,已被挖平。1978年的初夏的一天,我在民政局,到大桥走访烈军属,黄昏,赶到胥山生产兵团,夕阳下,再也见不到胥山。清晨,被几声沉闷的炮声震醒,惊异中才知道,胥山石料厂还在开炮炸石,只是向山底挖。想去看看,被婉拒,说有危险。于是,十年间,一望一听,也就成了我对胥山的认识。真正了解胥山是在地名普查中,翻开历代嘉兴地方志,都标有胥山的图,刊登胥山的诗和文。那时再也见不到胥山的形体,但在历史中,读到了胥山不屈的忠魂。

明·崇祯《嘉兴县志》记,伍子胥伐越,经营于此,故名胥山。史载伍子胥,春秋时期楚国人,楚臣伍奢之子,父兄为楚王所杀。子胥逃离楚,奔吴国后,助吴伐楚,攻入郢城,一报杀父兄大仇。后助夫差大败越国,越王请和,子胥直言强谏,遭谗言陷害,被赐死,投入江中。吴人以子胥不忘父雠为孝,不寒兄盟为友,尽谋于吴为忠,伤其死之酷烈,皆为之立祠。民间更因伍子胥助吴王挖河筑城,兴农经武,民富国强,感其德,怜其冤,建庙祭祀。在吴根越角的嘉兴土地上,流传下胥山、子胥墓、伍子塘、伍相墓、磨剑石、尚胥庙、伍子滩等名胜古迹和传说。2000多年来,吴越百姓敬仰伍子胥一生忠孝,供奉为端午祭祀的忠魂,“五月五,迎伍君”,端午节也便成为吴风越韵的嘉兴老百姓纪念伍子胥的狂欢节日,嘉兴的端午文化之源。

胥山原高不过二十多米,面积不到百亩,山上有子胥庙,庙左有石龟,右有子胥磨剑石,长三四丈,有剑痕,山颠有子胥墓。宋隆兴元年,观察李君捐已俸以营此山,建永兴禅院,后乡人陈氏凿石结庐,读书于此,名胥山草堂。元代以后胥山先后建有东岳庙和伍王庙,山下建伍相国祠,祠前有亭、碑,还有两座石坊及停泊香船的河埠码头。

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。春秋时,嘉兴为吴越争战之地,伍子胥屯兵习武,看中的应是胥山四周沃野千倾,河湖纵横,登胥山,壮怀激烈。当年胥山松柏环耸,伍子塘、山塘、西径水围山周。幽静的环境,英雄的情结,赋予了胥山神灵。游胥山,祭胥祠,成为古往今来文人墨客所向,题咏吟诗作赋,抒发前朝情思。唐代罗隐《胥山庙》诗:“市箫声咽迹崎岖,雪耻酬恩此丈夫。霸主两亡时亦异,不知魂魄更归无。”宋张尧《胥山》诗:“马革浮尸去,君王太忍人。此山空庙貌,何以劝忠臣。” 《胥山松涛》是元代吴镇名画《嘉禾八景》之一,“百庙胥峰,是子胥磨剑处。嶙嶙白石几番童,时有兔狐踪。山前万个长身树,下有高人琴剑墓。周回苍蔚四时青,终日战涛声”。这画这词给我们展示千百年前胥山名胜的风貌。

据传,历代士人钟爱胥山,仅清代便有项圣谟,号胥山樵,朱偁,号胥山樵叟。清咸丰乱,嘉兴的一些文人避乱于胥山周围,建草堂,修古迹,一时胥山题咏、画作颇多,寄托忧国忧民情操。清末海上画派蒲作英,别号胥山野史,踏访胥山作画咏诗,留有佳话。1937年初,考古学家张凤到胥山考古,发现吴越春秋时期的陶器、铭字的宋元古砖。到解放后,胥山依旧树草满岗,磨剑石痕,残留着的石人、石马、石狮和牌坊,还有几间祠庙、庵堂。

我和胥山零距离接触竟是仰望胥山的38年后。2006年,陪同苏州平江区政协来嘉兴调研有关伍子胥的名胜古迹。当他们看见已成一汪深潭的胥山废墟,一时不知从何问起。他们的笔记本,文史书上所记载的嘉兴胥山,不见了,哪里还有子胥古迹?只有明镜似的池水倒影晴空。

深潭水面长近200米,最宽处60米左右。我们沿潭边探访,南侧有片茂盛的竹林,近不到潭边,两棵大树挺立在竹林。林边有沟,工厂的废水流进潭中,漂浮异味。远望北岸,齐腰的茅草下,隐隐约约是石质的峭壁。东西两岸留有砂砾,稀稀拉拉的荒草挣扎其中。

我们的到来,自然引起村民的注意。都问,是不是要开发胥山?我们在潭边的工厂开座谈会,到山浜村中的农户走访,看到农家河埠,屋角散落着残柱、碑和古砖。在座谈会上,村民提得最多的是要搬迁工厂,重建胥山庙,开发胥山。苏州政协的朋友只说一句,胥山和胥山遗迹都没有了,怎么开发。一位村民激动地说,这儿还是胥山,祭拜伍子胥的地方。另一个老农接口道,前几天,来了几个人,开了辆车,带了起重设备,将山前浜河中的石柱、石狮和残石拖走了…… 有些文物贩子,常常转悠,寻找石碑,石料,连当年造房子、修路用的旧石头,也在悄悄地交易,政府再不管,真的什么都没有了……苏州政协朋友听着听着,面面相觑,沉默良久。

近几年,嘉兴在创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中,端午民俗文化被看重,悠久的吴越文化,深厚的端午文化所代表的胥山,再次被社会各界所关注,保护胥山,开发胥山,挖掘胥山文化一时成了时尚文化符号。2009年开始,市、区政协,文化、建设等部门都先后开展胥山文化的调研,进行重建胥山的可行性研究,重建胥山,开发胥山旅游成为上下共同的呼声。

2010年春,规划部门邀请上海、南京、杭州等地多家园林景观设计单位,要求以承吴越文化底蕴,显端午民俗民风,建生态胥山景观为原则,进行胥山端午遗址文化公园的设计竞标。我儿子作为上海艺蒲园林设计公司胥山项目的主创,参与竞标。在那个时候我自然兴奋,也可以间接地为重建胥山出谋划策。父子俩相携多次到胥山,在潭周,在山浜前和山浜等自然村,频频走访老农,聆听传说,细细踏勘废墟,寻觅遗踪。宽心的是胥山四周河流村庄、湿地依旧古朴自然,屋前屋后,河滩河埠,还有块石古砖,古树老籘,意外发现深潭西南侧还有胥山余脉,磨剑石还在。而这一切,给予年轻的设计师创作的灵感和自由想象的空间,用景观的画面和诗的意境,让胥山废墟重现独有的吴风越韵、端午氛围和生态气息,展现吴越端午文化发源之地的生态文化公园。我儿子景观设计的总体布局是以胥山遗址的深潭为核心,周边由端午文化展示区,吴越风情湿地和生态农耕休闲区三个景观区相依相辅。在深潭西北角磨剑石和胥山余脉遗址处,设计小型胥山遗址纪念广场。西北连接深潭西北岸开采峭壁,东北沟通东南堆土山,作为新胥山,上植松树,重建伍相祠、墓、胥山草堂和上山古道,山下建牌坊、码头等原有古迹。主入口设计端午文化博物馆,次入口利用自然村小桥流水,设计为吴越风情步行街,景区内有车道步行道曲折迂回。

想象按设计建成,你可结伴,可独往,从设在嘉善大道的主入口步入公园。先进博物馆,溶入嘉兴浓郁的端午文化氛围,然后步小径,登石级,走上胥山遗址广场。抚摸磨剑石,穿越时空,对话悲情伍子胥,仰天长啸。移步亲水平台,看峭壁,望新胥山,沉思废墟深潭,畅想千古胥山今生来世。穿过胥山遗址广场,就可去欣赏新胥山。临河拂柳,仿古河埠码头,看罢三三二二香船、龙舟,拾级过牌坊,登上山古道。上香伍相寺,祭拜一代名相,释放你的悠古之情后,或漫步草堂,或静坐松林,或登临山巅,眺望四野,都会让你一时忘却古今。

当你的思绪回到当下,步下山,自有休闲的去处。可游逛吴越步行街,随你购物品小吃;可悠闲农家小院,任你打牌堆麻将;可留恋林间河畔,等你垂钓品新茶。

整个设计和其他设计方案区别在于,保留遗址和深潭,依托胥山自然风貌,重建新胥山。这样清晰的胥山文化理念的设计成果,博得风景名胜专家和文化专家的好评,经专家组综合评审,得冠中标。

开发胥山设计不易,重建更难。对于要不要重建胥山,要不要保留遗址废墟,园林界、文化界、建筑商和老百姓各有各理,也许是各方视角的相左,观念的碰撞才有不同的思路。我和儿子在胥山设计中,对如何保留废墟上意见也不同。儿子的想法用现有的一汪清水掩盖废墟,我的想法是,将深潭的水抽干,将十几米的石坑呈现在阳光下,西北十几米的峭壁,从胥山余脉直达地下,给人震撼。不要再争论当年开采胥山是为了石头、金钱,还是无知,这一切都写进胥山的废墟。

我想,不管胥山是不是重建,现在需要的是先保护胥山的遗址,整治周围环境。可以先建成胥山遗址景点,将深潭的水先抽干,让胥山惨遭摧残的胸膛袒露在阳光下。再建可以步入深坑的石梯,让后人自己去体会曾经的胥山。某种意义上,胥山的深坑、废墟浓缩着激情和悲壮的历史,挺立在一望无际沃野上的胥山美,转化为深藏地下的废墟残缺的美,坚硬的石头中依旧铭刻着伍子胥的忠魂。

回首嘉兴悠悠历史,充满悲剧。我悲情于胥山的毁灭,又寄情于胥山的重建,只是不要将重建的胥山掩埋了采石留下的废墟。

只是因为在晴空见了一面,始终不能把胥山忘记,无论是在金黄稻浪中的黛峰,还是乱石穿孔的深坑,万里晴空下,都在书写古老胥山的历史。

作于2013年5月31日


来源:中国端午文化网????作者:董 雄(浙江)????编辑:房俊